首   页 | 文化新闻 | 视点聚焦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油画水彩 | 百家争鸣 | 书画知识 | 书画名片
名家访谈 | 在线视频 | 摄影作品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民间工艺 | 天津三绝 | 关于我们 | 星四沙龙
       耶果:学相声,让我发现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组图)
耶果:学相声,让我发现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组图)

耶果说相声

耶果主持节目

耶果和妻子

  时下,越来越多的外国人选择来中国寻找机会,实现梦想,甚至安居乐业,乌克兰人耶果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作为交换生,他从乌克兰顿涅茨克州来到中国留学,毕业后留下来定居工作、娶妻安家。

  来中国八年,除了学中文,耶果还拜丁广泉为师学相声,做过天津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演过多部影视剧,上过《星光大道》《喝彩中华》等综艺节目,也常在微博上用中文分享自己的经历与心情,和网友互动。这些年他跑遍了大半个中国,又走遍了世界上许多国家,他说:“我爱中国,也爱天津,我和天津人有种特别的感情,我感觉已经离不开这里了。”

  要把中文说得和母语一样好

  硕士毕业后决定留在中国

  我的家在乌克兰卢甘斯克市,爸爸是俄罗斯人,妈妈是乌克兰人。乌克兰的孩子上小学的时候就可以学中文,我从小喜欢中文,直到上了大学,对中国的兴趣越来越强,下决心要把中文学好,不是一般程度的好,而是要把中文学得跟自己的母语一样。当然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中文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但我也明白“名师出高徒”这个道理。我找到了乌克兰孔子学院的老师,还有我的大学老师,只要他们不烦我,我就会不停地向他们提问题请教。

  为了让自己进步得更快,我参加了“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准备的过程非常辛苦,要背很多稿子,掌握很多中国历史和文化方面的知识。这对一个老外来说确实太难了,但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努力的结果,是我在乌克兰赛区的比赛中拿到了冠军,随后有机会代表乌克兰来到中国,与其他国家的大学生比赛中文。

  那是2008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飞机落地在上海。那时候我已经去过东欧最大的城市莫斯科了,但还是没想到,上海比莫斯科更漂亮,既有现代化的摩天大楼,也有百年历史的欧式建筑,城市绿化做得特别好,走在街道上,感觉每一个小细节都有讲究,就连路边花花草草的设计,都能看出十分用心。

  这次中国之行,让我对中国的印象更好了。比赛后,我收到了位于金华的中国浙江师范大学的奖学金邀请,我特别开心,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就这样,从2010年到2012年,我在浙江师范大学读硕士,专业是对外汉语。我的乌克兰名字发音是“耶果”,所以我用这两个字做了自己的中文名字。

  硕士毕业那年,我决定留在中国。那时候乌克兰局势动荡,战火纷飞,我每天和爸妈视频通话,知道他们安然无恙,心里才能踏实,那种心情,可能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懂。好在中国人对外国人都特别热情友好,能缓解一下我内心的焦虑不安。

  记得有一次打车,我和出租车司机聊得非常开心。到了目的地之后,司机师傅说什么也不肯收我车费,我觉得很不好意思,坚持付款,但他坚决不收,说咱们两个人能碰到一起就是缘分,而且能聊得这么开心,缘分和开心要比金钱重要得多。这就是我遇到的大多数中国人。

  丁广泉老师是我的精神支柱

  做主持人并没有那么简单

  有一个人对我影响特别大,甚至说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就是我的师父丁广泉老师。我们是在录制电视节目时认识的,他看到我的表演,到后台找到我说:“有机会来听我的课吧。”他并没有说你一定要做我的徒弟,但是给了我一次机会,相当于为我打开了一扇门,我当时就下决心拜他为师。

  我之前听很多人提起过丁老师,说他教会了很多外国人说标准的中文,也教会了很多外国人说相声,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大山。能跟丁老师学相声,是我特别期待的事。所以在研究生毕业以后,我去了北京,在那里租房子住,一边读书、一边学说相声。我告诫自己,要主动学习,别懒惰,多学点儿东西。

  丁老师教我相声,从来没要过一块钱学费。丁老师是侯宝林大师的嫡传弟子,他说:“我的师父从来没要过我一块钱,我也不向你们要钱。”他教我说相声,带我去主持、演戏、参加节目,更教我怎么做人,让我感受到中国文化的巨大魅力。

  今年1月18日,老师不幸病故,我觉得自己失去了一位最亲的人。丁老师不仅是我的恩师,更像是我的中国爷爷。他对我就像对待亲孙子一样,直到现在,他说的话一直引导我往前走。可以这么说,他给了我留在中国的勇气,也给了我留在中国的生存能力,直到今天他仍是我的精神支柱。

  我没有走大部分外国人在中国做外教的路,而是想找一份和“说中文”有关的工作。经朋友推荐,我到天津电视台做了主持人。那时候我留着一头长发,这是“耶果”的标志,我很喜欢。但是做主持人需要一个更积极、更健康的造型,在节目组的建议下,我剪掉了心爱的长发,换成清爽的短发造型,那一刻我对自己说,新生活开始了。

  但工作并不像想象得那么顺利。第一次录节目,面对摄像机镜头,我怎么也说不出本该脱口而出的句子。工作人员陪着我一遍遍从头开始,而我的脑子里完全是空白。我站在那儿,一遍遍说,又一遍遍错,好不容易说完一段特别长的词,感觉看到了希望,没想到又说错了,还要重新来过。原本20分钟的节目,因为我发挥失误,录制了两个多小时,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特别笨。

  这次经历让我意识到,做主持人并没有那么简单。为了更好地适应这份工作,我不放过任何学习的机会。后来我每周都要来天津几次,每次来我都会去一家咖啡馆,约上同行或朋友喝杯咖啡,当然免不了向他们请教关于主持的知识和技巧。从他们那里我知道了中国的流行趋势,了解了诸如“给力”“任性”“打call”这些流行词汇该怎么运用。随着来天津的次数越来越多,我也越来越喜欢这里,我觉得自己成了天津人。

  就像人们常说的,越努力越幸运,我逐渐适应了工作,不仅主持,还演电视剧、配音,慢慢打开了工作局面。一次和爸妈视频通话,爸爸问我钱够不够花,我说这个月还存了点儿钱呢,爸爸特别开心,感觉儿子很厉害,他很欣慰。

  我参与拍摄了纪录片《丝路津商》,还和黄轩、范明、李滨等明星一起拍了电影《玩世英雄》,参与了很多电视台节目的录制。记得有一个科学家说过一句话:为什么我会成功,别人不会?因为明天的我会比今天的我知道更多,后天的我会比明天的我更有能力。

  迎娶美丽的中国媳妇

  未来的家就在中国

  在中国,很多人第一次见面就会问我很多问题: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了?有没有女朋友?如果我说没有,他们还会继续问,怎么还没有呢?接着又会好奇地问,你一个月挣多少钱……对于这些问题,有些外国人听了会觉得不舒服,但我没有,因为我性格外向,最喜欢和陌生人说话,我心里也知道,大家问这么多问题是因为喜欢我。

  2017年夏天,我迎娶了美丽的中国媳妇若熙。她是徐州人,很漂亮。虽然彼此的认知体系和成长环境都不一样,但这丝毫不会影响到我们相爱,可以相互理解和包容,日子过得很快乐。

  我和丈母娘的关系也非常好。我和若熙在开始恋爱之前,有一次她邀请一些朋友到徐州玩儿,我跟了去。当时我对中国已经很了解了,我知道,要想搞定媳妇就得先搞定丈母娘。出乎意料的是,未来丈母娘对我的认同和喜欢,可以说到了“非常”“特别”的程度!第一次到她家里,我看丈母娘正在做饭,就去厨房给她帮忙。厨房里很热,她看我出汗,硬是让我当着她的面把上衣脱了。她的直爽和大方让我有些尴尬,不过后来我想,这么一来,我很自然就成为家庭中的一员了,说明她根本没拿我当外人,所以我心里也特别高兴。

  中国人说“一个姑爷半个儿”,丈母娘说把我当儿子,我感觉自己又前进了一步,特别幸福,我也觉得,丈母娘和岳父是我在中国的爸爸妈妈。2015年,我带妈妈从乌克兰来到中国,她很喜欢这里。今年6月,我带着媳妇一家去了乌克兰,把丈母娘和岳父介绍给我的父母和亲戚,我的中国爸妈很喜欢乌克兰,最爱吃乌克兰的肉。

  其实我最理想的状态是把自己的父母接到中国来定居。中国已经是我的家了,我已经在这里扎根儿了,我的未来也在中国。但是父母找各种理由要留在乌克兰,我也可以理解,毕竟乌克兰家里的房子是爸爸一手盖起来的,有很深的感情。故土难离,这种情感对世界各地的任何人可能都是一样的。我希望他们平安健康,开心就好。

  我今年不到30岁,来中国已经整整八年了,也就是说,我从出生到现在,差不多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中国度过的。作为一个“老外”,我现在很充实,也很快乐。有一次在天津打冰球,旁边一位中国大哥对我说:“哥们儿,打得不错!”听见他喊“哥们儿”的那一刻,感觉自己完全融入了他们,融入了中国人的群体当中。现在中国越来越好,所以我觉得自己也会越来越好。

 
作者:刘达   来源:天津日报
站内搜索
关闭
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征稿通知
 
             返回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书画知识 | 民间工艺 | 摄影作品 | 在线视频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关于我们

WWW.TJCULTURE.COM 属天津市津购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5272号-6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被授权转载者务必注明来源"天津文学艺术网-www.tjcultu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