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化新闻 | 视点聚焦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油画水彩 | 百家争鸣 | 书画知识 | 书画名片
名家访谈 | 在线视频 | 摄影作品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民间工艺 | 天津三绝 | 关于我们 | 星四沙龙
       厚 圃文房脞谈之三:墨色犬马
厚 圃文房脞谈之三:墨色犬马

  在我小时,每隔一段时间父亲就会给我起一个新名字,“云宇”“中子”什么的,其中要数“万千”起得最好。我生平第一方名章刻的就是它,所用材料竟是当时顶时髦的“有机玻璃”。

  印章的起源似乎很早,但真正与书画相结合却要待到纸张发明出来。热衷于此道者都清楚,治印虽说是独立的一门艺术,与书画相比仍属冷僻门类。许多人不乐于走这条路,盖因明白篆刻艺术乃螺蛳壳里做道场,要于方寸之间融书法、美术、文学、雕刻等于一体,谈何容易?

  一方精彩的印章必是气象万千,不仅对书画作品起到烘云托月的作用,还能寄托作者的某种思想情怀。郑逸梅先生曾在文章里谈到,老金石家矫毅给他刻过一方“扫叶老残”的印章,就是为了纪念他“文革”被关入牛棚、罚扫校园的那段日子。

  吴昌硕的那方“破荷亭”几乎是大家公认的杰作,但我更看重他为初配夫人章氏所刻的那方“明月前身”。章氏为吴昌硕少年时所聘,还来不及成亲就因战乱分开,两年后病逝于吴家。四十余年后的一个晚上,年逾花甲的吴昌硕忽然梦见了她,醒后感慨系之,遂治印以作纪念,并在印一侧刻上章氏的背面像。

  在我常用的名章中,有两方拜漠人先生所赐。一方是笔名,“厚圃”两字一方一圆,取天地方圆之意,动静结合,于严谨之中杂以古趣,具有一种生新的面貌。另一方是原名,刀法简练印风朴茂,叫人爱不释手。

  漠人先生是家父好友,北京电力专家,早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却迷上了书法篆刻。他曾患病切去一肾,便为自己刻了一方闲章“肾独”,与“慎独”同音正好一语双关,对人生的不可测付之一笑。

  几年前我又惊喜地收到老先生寄来的二十八方闲章,都是从他倾注了大半生心血的闲章里精心挑选出来的,他在信里说自己年迈(1937年生),近来眼力体力尤为不济,将闲章送我“以延其价值”,其殷殷之情实在叫人动容。

  谈到闲章,我曾自造四字释文并请了几位朋友奏刀,结果皆难遂我愿。不是他们刻得不好,而是无法与我的画风气韵相一致。他们也许没有理解我所要传达的东西,说直白点,所谓的“墨色犬马”,就是要在笔墨里快活一把。

 
   来源:今晚报
站内搜索
关闭
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征稿通知
 
             返回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书画知识 | 民间工艺 | 摄影作品 | 在线视频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关于我们

WWW.TJCULTURE.COM 属天津市津购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5272号-6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被授权转载者务必注明来源"天津文学艺术网-www.tjcultur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