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文化新闻 | 视点聚焦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油画水彩 | 百家争鸣 | 书画知识 | 书画名片
名家访谈 | 在线视频 | 摄影作品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民间工艺 | 天津三绝 | 关于我们 | 星四沙龙
       漫谈书法的文人化性质 ——兼论当代书法艺术中的马魏华现象(组图)
漫谈书法的文人化性质 ——兼论当代书法艺术中的马魏华现象(组图)

著名艺术家马魏华
    天津文学艺术网讯:(作者 王大鸣)在昔日书法艺术的领袖人物诸如饶宗颐、沙孟海、启功等先生相继谢幕人生之后,当今的中国书坛天下大乱,各路诸侯割据一方,形成了以地域书法领袖书风为先导的多元化次生风格。如果我们能够站在书法批评的高度,对当今书法圈这种混乱的“百花齐放”大局面做一个俯瞰式研究,提纲挈领地缕析出一些带有规律性的现象,那么此举对某些有识的书法实践者来说,应该具有非常重要的指导意义,或者也可以被解读为一个善意的提醒。
    沿着东晋以降的中国书法历史寻绎,我们可以发现,在中国书法史上,凡是能够以书法名垂后世的譬如陆机、王羲之、孙过庭、苏轼等人,尽管所从事的职业不同,但是有深厚的文人修养底蕴。换言之,历史上著名的书法家一定是为书名所掩的文人。有文化素养较低的著名画家譬如海派的任伯年,决没有鱼鲁豕亥不分的著名书法家。可见,写字,只不过是文人传递修养学识的一种手段而已,正如天津的书法耆宿吴玉如先生所言,文人写字就像是菜篮子里的菜,随手而已, 算不上多大的能耐。
    既然我们把书法的价值定位下降到文人传递思想工具的位置,那么它的存在内涵就必然会上升到一定要有文人情愫作为灵魂这样一个高度。严格地讲,一幅书法作品一旦与书写者的学养修为、情感表达相脱节,那么这幅作品再无艺术审美而言,只能等同于装潢用的美术字。在即使是著名书法家的传世作品中,最受人们推崇而不朽的,往往是信札、手稿之类的寄情作品,譬如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稿》、孙过庭的《书谱》,以及赵孟頫为数不多的信札;这些书法经典作品字里行间所蕴含的书法艺术品味,远非《九成宫》、《颜家庙》、《胆巴碑》可比。因此可以肯定地说,凡是不朽的经典书法作品,都具备某种超越时空的文化特质,不可能脱离书写者的文人化修养而使躯壳独立存在。换言之,任何脱离开书写者文人化修养基础而独立存在的书法作品,即使技法表现再娴熟,也很难提升艺术品位。用这个标准来审视中国自两晋以来至20世纪中叶的书法历史,近两千年能够名垂千古的“书法家”寥若晨星,也就不过那么几位。
    在中国当代书坛上,被冠以“著名书法家”者多如过江之鲫,可是作品真正有可能传诸后世的,大概屈指可数,其中代表性人物应该有中山大学教授商承祚、上海图书馆长顾廷龙、山东大学教授蒋维崧、湖南文史馆学者虞逸夫等先生,这些前辈书家都是一代鸿儒,也是无可争议的书法翘楚。也许他们的书法不适合于闹市的牌匾,也许他们的名讳不能为妇孺熟知,但是他们书写的作品在严谨深厚的书写功力下面,总是能流露出一个文人特有的某种修养底蕴,这是他们的书法必定超越时代而与前贤共同名垂后世的一个重要的理由。
    与这些前辈书法家相反,当今我国书法群体的一个大趋势,就是努力使书写者完全摆脱传统文化与文人情愫的干预,进而促成书法遗世独立,与文化彻底分道扬镳。在这个趋势下,书写者为了追求字面功夫的速成,往往会单一地朝着古代某一家一帖发力,从而过早地结茧自缚,举手抬足永远是一家一帖的翻版,根本没有、也用不着个人文化修养的参与。这些书写者们对书写价值定位的高度很低,仅限于“漂亮”二字,于是临池用功越勤勉,距离文人化书卷气越远。有些当代炙手可热的著名书家,直到人生谢幕时分,也没闹明白自己书法格调低俗的根本原因。
    书法一道,与登高望远的道理一样,脚下位置的高度,往往决定着书写者艺术视野的宽度和景深,而艺术视野又是艺术高度的决定性因素之一。譬如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商承祚先生,他的父亲是清末科举探花商衍鎏,弱冠即拜师罗振玉,后就读清华研究院,师事王国维。从学术履历上看,商先生拜过最好的老师、见过太多的古代器物,他宽博的视野不仅决定了他的学术地位,也使他的书法韵味隽永,耿介拔俗,成为近代文人书法的杰出代表。
    历代著名书法家的优秀传世作品从风格上看各尽其妙,众攸皆备,但是都具备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纳含着文人特有的“书卷气”——书写者内在的文化陶养与外在的书写形式,共同熔融于书法作品之上,这才是真正书法家的书法;而脱离了文人化内涵的单打一写字,写欧像欧、写柳似柳,因为点画间缺少了书卷气的充斥,所能表现出来的只有书写者的功力,而书写功力又近乎“术”——一技擅场而已,因此,没有书写者文化内涵参与的作品,不可能具备高境界的书法艺术价值,所以我们只能将之与“匠”为伍,在书写技法的熟练程度上评骘甲乙,这就是书写者唯恐避之不及的“匠气”。有志于书法者一旦不幸翰染匠气,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读书、作文,在陶养修为、广博视野上痛下功夫,舍此再无良方。当然,不幸者如果能够早一天幡然醒悟也算幸甚,更多的书法爱好者一生的临池努力,却莫名其妙地止步于文人化修养门槛之前,无缘登堂入室。
    2018年10月23日,天津书法家马魏华先生《汉字衍化与发展书法展》在河北省雄安新区鄚州汉字历史艺术馆启幕,引起了来自京、津、冀、鲁等地书画界的广泛关注。此展共展出马魏华从殷商到李唐历代书法临摹作品二百余幅。就古代汉字经典作品的整理、临摹、规模和艺术的内涵韵味而论,这个展览堪称蔚为壮观,前无古人。
    实事求是地讲,如果我们的目光仅仅聚焦在对古代书法的临摹上面,每一种书体的临写,在近现代书法史中都能找到各具擅场的名家,譬如甲骨文的临写,有罗振玉、董作宾、丁辅之;金文书法名家如王福庵、商承祚、顾廷龙、蒋维崧、康殷等;隶书大家有天津的李鹤年,至于楷书的临帖高手更是比比皆是。马魏华的这个展览除了覆盖面广博以外,最大的贡献在于,他通过对古代作品的临摹和边跋注解说明文字,直接或间接地阐述了对商周直到李唐这一段历史时期文字书写衍化发展的研究成果,譬如甲骨文从书写角度的分类、西周金文各时期笔画字形时代特征的梳理、碑拓与墨迹之间的真实字形关系复原,等等。这些都是发前人之所未发,具有明确的中国文字学研究成果色彩。
    马魏华的这次展览,就是把他的研究成果、心得全部熔融在了他对古代文字的临摹之中。从表面上看,他的每一件临摹作品都尽量复原和忠实于原作;但是仔细观察每一幅作品,却又都能通过对细微点画的咀嚼,体悟到他的研究心得语言。据笔者观察,莅临的观众分为两类,多数人二三十分钟走马遍观花;只有为数不多的人在展品前久久伫立。






    就像商承祚、蒋维崧先生是古文字学家、顾廷龙先生是版本学家一样,笔者以为,马魏华首先是一位文字学家,他以历代书法为文字衍化研究方向,通过对直接史料——历代书法的字形、笔法、结构、刀法、铸法的研究,提出可以与历代文字学形成互为补充的论点,他的研究方向、方法有别于于省吾、唐兰等老一代古文字学家,所以学术观点新颖,代表了当代文字学研究的一个新方向。
    通过多年对马魏华书法实践的跟踪,笔者发现,马魏华书法的形成过程对于当今书法的发展很具有借鉴意义。对他的研究,实际上也是为书法爱好者提供一种优质的前景发展设计参考。这里,笔者仅提供两个方面的思考:
    1.书法价值位置的定位 马魏华自幼随宁书伦、龚望两位津门名宿临池捉管,初期与他人一样用功。弱冠以后,他在老师的指导下,阅读了大量的古代典籍、甲骨金文著作、历代名帖、拓片和秦汉古玺印谱,逐渐对文字的构成和发展脉络产生了兴趣。之后,他又在各种所能见到的古文字、文字学方面的专著上下了功夫。他每有研究心得,总要表述在书法的点画间架之上。所以一直以来,他的书法始终是他研究汉字发展衍化课题的副产品伴生物,这一点,与商承祚、顾廷龙、蒋维崧等先生书法的内在构成略有相似。虽说论临池的基本功力未必一定最深厚,但是书法中所蕴含的书卷韵味,在当代则肯定当仁不让。马魏华书法实践的意义就在于:他把书法的价值定位在学术修养之下,客观上复合了中国传统文人与书法之间的“皮”“毛”关系。从这个意义上看,马魏华书法成就的取得是正常的;而舍弃了文人的修养,单纯在书写技巧上下功夫的人,不成功也是正常的。
    2.视野 马魏华在他的艺术实践中除了阅读大量有关历史方面的、文字学方面的、碑帖印谱方面的著作以外,还关注收藏,据说他收藏有几十片甲骨精品,朝夕相伴百看不厌,他的甲骨书法书写风格的形成,肯定与他的收藏有关。同时,他还收藏有一些珍贵的碑拓和民国时期的珂罗版资料,这些收藏都为他的研究和书写提供着用之不竭的信息源泉。
马魏华艺术视野的宽泛,决定了他书写风格的多样化,他的创作作品能在鲜明的个性风格之中,往往隐藏着古代碑帖或甲骨金文的某些细微特性;而在临摹古代文字作品中,又能内含个性化表现笔道。他既不赞同“恨臣无二王法,亦恨二王无臣法”(《南史•张融传》),也不欣赏“一树一石,无不与诸古人血脉贯通”(王时敏《西庐画跋》),而是不偏不颇,始终在我中有古、古中有我之间游弋,其中的这个“古”,是古代碑帖、玺印、简牍、刻铸等各种文字的五味杂陈;而“我”,则包括了个人的书法风格和他对文字学研究的成果和尝试。
    在当今中国书坛,认识马魏华的人不少,但能够读懂他的人并不多,可谓“故而知音稀”。历代著名书家作品的经典流传告诉我们,马魏华的书法实践确实是皈依传统的正途,所以“马魏华现象”,值得研究。

王大鸣 2018年11月1日于北京北苑寓所
 
作者:高蕴辉   来源:天津文学艺术网
站内搜索
关闭
辛亥革命100周年,全国中国画作品展征稿通知
 
             返回首页 | 新闻资讯 | 名家名画 | 书法艺术 | 书画知识 | 民间工艺 | 摄影作品 | 在线视频 | 相声欣赏 | 民革画院 | 关于我们

WWW.TJCULTURE.COM 属天津市津购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津ICP备11005272号-6
未经协议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否则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被授权转载者务必注明来源"天津文学艺术网-www.tjculture.com"